2018 年 APSF基金获得者

Steven K. Howard (医学博士)

APSF 的使命宣言明确涵盖通过鼓励并开展安全研究和教育,改善麻醉照护期间病人安全的目标。自 1987 年起,APSF 已经为安全项目资助超 900 万美元。
2017-2018 年 APSF 研究人员发起的基金计划收到了经统计审核得分最高的经费项目提交的 34 份意向书,科研评估委员会成员对此进行了详细讨论。得分最高的 9 项经费项目受邀提交了完整提案,其中 8 项于 2017 年 10 月 21 日在 ASA 年会(马萨诸塞州波士顿)上提交,进入终审和讨论阶段。最终 2 项提案被推荐给APSF 执行委员会和 APSF 董事会,建议资助并获得一致支持。本年的基金获得者者包括来自费城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的 John Fiadjoe (医学博士)和来自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Iowa)麻醉系的 Randy Loftus(医学博士)。
本年度 APSF 基金的主要研究人员对他们所提议的工作进行了下列说明。

John E. Fiadjoe(医学博士)

John E. Fiadjoe(医学博士)

费城儿童医院
(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
麻醉学与重症医学副教授

Fiadjoe 博士的临床研究提交报告名为“视频喉镜(VISI)在小婴儿中的应用”。

背景:每年,美国境内有大约 150 万名婴儿接受需要全身麻醉手术;其中大多数需接受气管插管(TI)。由于婴儿之中出现的插管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低,且缺乏高质量的相关研究,此类事件尚未受到充分重视。直接喉镜(DL)是常规用于婴儿初次气管插管。直接喉镜十分有效,但难以操作,医护人员需要经过 45–57 次尝试方能熟练操作。1,2 婴儿在气管插管期间会出现快速血氧饱和度下降。在首次插管时成功是一种为了尽量减少并发症的最佳实践方法;但婴儿首次插管通常是缺乏相关操作技能的受训人员完成。视频喉镜(VL)能够改善气管插管期间的受训人员培训效果,并且,共享视图能够让主治医生确定气管导管插入正确位置。我们在一次针对困难气道的儿童进行的多中心研究中发现,气管插管的尝试次数对于一些严重不良事件,如血氧过低、支气管痉挛、喉痉挛和心脏骤停等,是一项关键的可修正风险因素。多次尝试(>2)与多种并发症之间存在独立相关关系(OR 3.1, 95% CI 2.1–4.6; p  <  0.0001)。3 在需要接受选择性手术的 1,343 名气道正常的健康婴儿之中,我们在电子病历记录数据中发现(未发表数据),16% 的婴儿在插管时需要多次尝试才能成功。比较经历过多次插管尝试的婴儿之中比例为(210 名婴儿之中有 101 名) 48.1%,通过一次尝试就成功插管的儿童中,(1,134 名婴儿之中有 371 名)有 32.7% 出现了严重的血氧过低情况。由于医护人员在建立静脉通道处放置了止血带和其它人为因素,此类结果可能高估了严重脉搏血氧饱和度过低的发生率(SpO2 <  90% 的情况持续超过 1 min)。多次尝试相对于 1 次尝试插管之间的差异是可能准确的。综合考虑上述因素,该结果符合因多次尝试气管插管产生影响的相关文献资料中所得出的结论。在急诊室、重症监护病房和手术室里,多次尝试气管插管可能导致病人出现并发症数量有所增长,包括心律失常、低血压、脉搏血氧饱和度过低、未经认可的食管内插管、反流、气道损伤、牙齿或唇外伤、主支气管插管和心脏骤停。目前依然不清楚,在需要给气道正常的婴儿插管的情况下,何种气道设备最安全、插管尝试次数最少

目的:确定对于年龄 ≤12 个月且气道检查结果正常的婴儿来说,使用非成角型视频喉镜作为首次尝试插管使用的设备,是否能提高首次气管插管的成功率。其中,气道检查结果正常是指病人没有任何颅面畸形,如小颌畸形、轻微面部发育不全或张口程度有限等。我们假设,在首次尝试插管时采用非成角型视频喉镜与插管尝试次数会减少。此外,我们还假设,首次尝试插管时采用非成角型视频喉镜与脉搏血氧饱和度过低的发生率较少有关。

含义:我们的项目可能会使气管插管尝试次数减少、持续出现血氧过低症状,且相关并发症数量减少。我们的研究结果适用于所有需要为婴儿行气管插管术的环境,包括新生儿和儿科重症监护病房、急诊科、医院病房和现场插管场所。在美国儿科手术病历之中,有 40% 是由成人医院里缺乏儿科气管插管必要经验的临床医生完成的。视频喉镜可缩小临床医生在此项上的技能差距,提高婴儿插管的安全性。

资助金额:149,702 美元(2018 年 1 月 1 日——2019 年 12 月 31 日)。本项经费是 APSF/Medtronic 研究奖专用资金。此外,Fiadjoe 博士是 Ellison C. “Jeep” Pierce, Jr.,医学博士,优秀奖得主,该奖项可为研究人员额外提供 5,000 美元资金,资金用途不限。

参考文献

  1. Konrad C, Schupfer G, Wietlisbach M, Gerber H. Learning manual skills in anesthesiology: is there a recommended number of cases for anesthetic procedures?Anesth Analg 1998;86:635-9.
  2. Mulcaster JT, Mills J, Hung OR, et al.Laryngoscopic intubation: learning and performance. Anesthesiology 2003;98:23-7.
  3. 3.Fiadjoe J, Nishisaki A, Jagannathan N, et al.Airway management complications in children with difficult tracheal intubation from the Pediatric Difficult Intubation (PeDI) registry: a prospective cohort analysis.Lancet Respir Med 2016;4:37–48.

Randy W. Loftus,医学博士

Randy W. Loftus,医学博士

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Iowa)医院麻醉与重症监护医学
助理教授

Loftus 博士的临床研究名称为“通过使用基于证据的多模式计划,继续不断优化创新监测(OR PathTrac),减少术后金黄色葡萄球菌传播”。

背景:在历时 10 年的研究过程中,研究人员已经在麻醉工作区域环境内检查了细菌转移程度及其含义。此项研究的概念框架为:如果作为患者安全领域内的领导的麻醉医生能够更好地理解细菌病原体如何在我们所处的环境里传播和导致疾病,我们就可以使用此类信息作为指导围手术期病人安全水平提升的平台。我们已经针对术中细菌交叉污染开发了一个研究模型,并已对其进行验证,术中细菌交叉污染使我们确有必要设计一个多模型计划,旨在最大程度减少术中细菌传播和术后医疗相关感染(HAI)。因此,我们开发了一组基于切实证据的模型,融合了静脉导管设计和处理、手部卫生、环境清洁和消除病人体内细菌定植方面的最新进展。最近,我们开发了一个用于积极监控细菌传播的创新平台,旨在测量集束各部门尽责程度,以便及早识别和减轻疲劳。该监控平台使用系统化表型和基因组方法,在病人床边进行基因组分析,以便改善基础预防措施。如今,我们计划利用该基于切实证据建立的模型组,并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的传播情况进行主动监控,以减少围手术期细菌传播和后续感染。

目的: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减少围手术期金黄色葡萄球菌的传播。我们假设,此种方法能够使金黄色葡萄球菌传播率下降 30% 以上。 我们的次要目标则是减少术后 HAI 发生率。我们假设,此种方法能够使手术部位感染(浅表和深度感染)下降 40% 以上。我们将采用融合了包括静脉导管设计和消毒、手部卫生、环境清洁和病人体内细菌定植等在内的多领域进展,且基于切实证据建立的模型组,以最大程度降低围手术期细菌传播率和后续感染。同时,我们还会使用基于证据的监控系统(OR PathTrac)持续跟踪围手术期细菌传播动力学信息。围手术期感染控制团队将有针对性地利用 OR PathTrac 检测出的因与未能实现手部去污、静脉导管接口感染、环境清洁和/或消除病人体内细菌定植细菌导致的相关传播事件,设计并测量模型组组件改善产生的影响。此类改善包括但不限于个人和团体层面的信息反馈、环境重组和设备重新设计。相关人员将根据监控数据采取针对性措施,此外,持续监控措施将对具有前瞻性的改善结果进行监控。最后,OR PathTrac 将在实行基于证据建立模型组期间提供持续优化机制,并且在主要和次要目标达成的情况下提供一个衡量模型各组件相对有效性的机制。

含义:本项工作旨在执行由疾病控制中心(CDC)提出的主要议程,包括预防可对手术病人产生影响的感染以及预防病人之间的细菌传播。此外,成功证实这种方法将协助麻醉医生成为第一个为了改善基础预防措施而给病人进行基因组分析的专业团体,响应由感染控制领域的主要利益相关者提出的一项关键倡议。未来对本项目的应用将通过预期动态围手术期抗菌谱的生成和耐药性检测,改善抗生素管制情况,以满足由 CDC 提出的第三项和最后一项议程,从而解决持续性 HAI 预警问题、HAI 导致病人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的问题,并对抗生素后效应期发生的抗生素耐药性进行持续评估。

资助金额:150,000 美元(2018 年 1 月 1 日——2019 年 12 月 31 日)。本项经费是 APSF/ ASA 总统科研奖专用资金。

Howard 博士是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医学院麻醉学、围手术期与疼痛医学教授、VA Palo Alto 医疗保健系统(加州帕洛阿尔托)(VA Palo Alto Health Care System)麻醉医生和 APSF 科研评估委员会主席 。


他目前在 APSF 董事会任职,未存在需要声明的其它利益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