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ume 1, No. 1 • May 2018   Issue PDF

2017 APSF/ASA Ellison C. Pierce, Jr. (医学博士),患者安全纪念讲座: 麻醉患者安全: 缩小理念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Robert K. Stoelting (医学博士)、APSF 前任主席

Robert Stoelting 博士(APSF 前任主席)
在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召开的 ASA 2017 年年会期间做了
APSF/ASA Ellison C. Pierce, Jr. (博士) 患者安全纪念讲座,
讲座题目为“麻醉患者安全”:缩小理念
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图 1:Ellison C. Pierce, Jr.
(医学博士、APSF 创会主席)

APSF/ASA Ellison C. Pierce 患者安全纪念讲座旨在认可 Ellison C. Pierce, Jr. (医学博士、1985 年麻醉病人安全基金会 (APSF) 创会主席) (图 1) 对麻醉病人安全领域做出的贡献。APSF是麻醉学科为医学做出贡献的一个骄傲例证,APSF 的发展历程有资格成为所有麻醉专业人员所做贡献的一部分。

我们在解决麻醉患者安全问题的过程中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我们所知的信息(对安全问题的感知和认可)与实行可降低不良事件(现实)的最佳实践方法(行为改变、技术投资)二者之间的差距。通常,“危险交叉口”现象会在某种不良事件风险得到识别的情况下(例如:高危患者发生危险、使用阿片类药物的患者出现阿片类药物诱发的呼吸功能障碍)出现,但是,在不良事件发生之前,医护人员无法采取行动建立一个更安全的交叉口(术后期有限开放式辅助供氧、对氧合作用的客观监控)(表 1)。

我们可以通过能够促进最佳实践方法实行的行为改变和/或技术投资解决已识别的患者安全问题,此种方法预期可降低发生不良事件的可能性。我们可以根据每项麻醉实践方法的独特需求、资源和患者群体,通过多种途径实现这一目标(表 2)。以标准、操作指南和操作建议的形式对最佳实践方法予以认可是一种传统方法,我们的专业协会都是通过这种方法被认定为有组织医学的领导者。

除了专业麻醉协会提供的声明以外,另一种将最佳实践方法融入日常患者护理的有效途径是由注册麻醉医师团体和医师执业管理公司予以认可(表 2)。例如,对神经肌肉阻滞的客观监控可以成为一个注册麻醉医师团体内全部成员均需强制遵循的一项“政策”,而无需麻醉医师针对每个个案判断是否需要使用该监控。让个人选择是否采用安全干预措施已经变得不再合理。或者,对于不涉及常规使用神经肌肉阻滞药物的患者来说,监控神经肌肉阻滞的政策并不合适。

最后,为了建立一套最佳实践方法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麻醉不良事件的发生率,缩小理念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主要依靠麻醉专业人员“买账”——发自内心地遵从已知的安全操作规程和建议。“只有你能帮忙(图 2)。”

Stoelting 博士是 APSF 的上一任主席。


关于本文,他没有需要披露的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