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测麻醉的定义

Dinesh Ramaiah MBBS;Gregory Rose MD, FASA;Jeffery Vender, MD, MCCM;Luke Janik, MD

致编者

测麻醉感谢《APSF 新闻通讯》重印《麻醉与镇痛》(2022 年 6 月 • 第 134 卷 • 第 6 期,第 1192-1200 页)标题为“Pro-Con Debate:Monitored Anesthesia Care Versus General Endotracheal Anesthesia for Endoscopic Retrograde Cholangiopancreatography”(作者:Janik 等人)的文章,我们希望在《APSF 新闻通讯》的重印能使更多样化的临床医生团体从中受益。

然而,作者并未提及“MAC(监测麻醉)”的定义。众所周知,异丙酚全静脉麻醉 (TIVA) 可以调整输注速率,实现轻度镇静到全身麻醉。事实上,根据我们的经验,当手术医师要求“MAC 麻醉”时,实际上是要求在不进行气管插管的情况下使用异丙酚全静脉麻醉 (GA)。在不了解作者对 MAC 定义的情况下,这场争论是不完整的。

术语名称的错误在于我们以及这一专科。在临床应用中引入异丙酚显著提升了 MAC 的质量和范围,但这一成功反过来也对我们产生了不良影响。在临床上,当有人要求 MAC 时,我们几乎总是能够使用“室内空气全身麻醉”。我们一直存在这样一个错觉,即不插管和不使用吸入剂的全身麻醉就是MAC。。

这可能会让患者和手术医师感到困惑。“昏睡”这个极不准确的术语也是麻醉专业人员应避免使用的一个术语,尽管手术医师在描述患者预期时经常使用此术语。

我们建议麻醉医师停止将未使用气管插管或声门上器械的 TIVA 全身麻醉描述为 MAC,并建议对工作人员、患者和家属开展正确使用术语的教育,以避免扩大 MAC 定义可能导致的混淆和潜在安全失误。

 

Dinesh Ramaiah (MBBS) 是肯塔基大学医学院(肯塔基州列克星敦)的麻醉学副教授。

Gregory Rose (MD) 是肯塔基大学医学院(肯塔基州列克星敦)的麻醉学教授。


作者没有利益冲突。


 

回复

感谢 Ramaiah 和 Rose 对我们利弊争辩的关注,并理解其对“监测麻醉”(MAC) 一词缺乏明确定义及应用的担忧。作为“利”部分的作者,我们需要证明,在内镜逆行胰胆管造影术 (ERCP) 中,气管插管全麻 (GEA) 为何优于 MAC。

美国麻醉医师协会 (ASA) 在其 2018 年关于监测麻醉的立场中将 MAC 定义为“由合格麻醉医师为诊断或治疗程序提供的特定麻醉服务”。1该服务包括术前评估和优化、麻醉剂给药、血液动力学稳定性支持和气道管理,以及手术过程中出现的临床问题的诊断和治疗。1MAC 一词本身并未描述 ASA《镇静深度连续性:全身麻醉和镇静/镇痛水平的定义》(Continuum of Depth of Sedation: Definition of General Anesthesia and Levels of Sedation/Analgesia) 中定义的镇静深度连续性。2

ASA 认为,MAC“可能包括不同程度的镇静、术中知晓、镇痛和必要的焦虑缓解”,1其还认为,深度镇静可能会过渡到全身麻醉(无论是否有意),因此需要麻醉医师具备相关技能,以管理全身麻醉对患者的影响,并使患者恢复至镇静较弱的状态。3

我们了解您的担忧,即 MAC 常被解读为和/或用作未进行气管插管情况下的全身麻醉。而这不是我们对 MAC 的定义。此外,我们对 MAC 与 GEA 的立场受到我们论文中阐述的众多问题的影响,该论文将 ERCP 操作的独特性与许多其他常采用 MAC 的程序(例如,俯卧/半俯卧位、共用气道、特殊操作表、不同的操作持续时间等)进行了对比。

我们和您一样担心,并认为医务人员、工作人员、患者和家属应该了解我们提供麻醉服务的意图和条件。

 

Jeffery Vender (MD, MCCM) 是北岸大学医疗系统(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通)麻醉学、危重症护理和疼痛医学系的名誉教授。

Luke Janik (MD) 是北岸大学医疗系统(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通)麻醉学、危重症护理和疼痛医学系的副教授。


Jeffery Vender (MD, MCCM) 是 Fresnius Kabi、Medline Industries 和 Medtronic 的顾问。Luke Janik (MD) 没有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 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Position on monitored anesthesia care. Committee of Origin: Economics. (Approved by the House of Delegates on October 25, 2005, and last amended on October 17, 2018).
  2. 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Continuum of depth of sedation: definition of general anesthesia and levels of sedation/analgesia. Committee of Origin: Quality Management and Departmental Administration. (Approved by the ASA House of Delegates on October 13, 1999, and last amended on October 23, 2019).
  3. 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Distinguishing Monitored Anesthesia Care (“MAC”) from Moderate Sedation/Analgesia (Conscious Sedation). Committee of Origin: Economics. (Approved by the House of Delegates on October 27, 2004, and last amended on October 17,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