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的年度报告:“患者不应因麻醉而受到伤害。”

Mark A. Warner (医学博士、麻醉病人安全基金会主席)

Mark Warner——APSF 主席

麻醉病人安全基金会(APSF)的愿景非常明确,那就是“患者不应因麻醉而受到伤害”。然而,这个愿景的含义是什么呢?过去,很多麻醉专业人员(尤其是美国的麻醉专业人员)将这个愿景的含义解释为:患者不应在术中期间受到伤害,也不应在术后几小时内(患者待在术后监护病房,由麻醉专业人员负责患者护理时)受到伤害。随着麻醉的定义和实践不断演化,这种简单的解释如今仍然正确吗?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麻醉对患者的影响会在患者离开手术室之后延续。例如,患者可能在我们能够针对任何麻醉药物残留进行药代动力学检测的时间周期之后很久才出现与围手术期相关的认知功能和免疫功能障碍。如今,我们致力于确保患者不会受到伤害的决心和采取的后续行动涵盖术前评估和管理、术中和术后短期加护和长期护理期的多个方面。如今,我们的期望、患者和医护人员的期望都与 30 年前 APSF 成立之时迥然不同。

APSF 的主要使命仍然是通过鼓励采取下列措施和行动来持续提高患者安全水平:

  • 安全研究和教育
  • 患者安全项目和宣传
  • 国内、国际信息及观点交换

这一使命从未改变。但是,当按照今日麻醉专业人员和实习人员的期望追求这一使命时,APSF 需要确保其活动涵盖围手术期护理的扩展范围,并与能够对患者护理产生影响的所有领域和行业内的同事密切合作。目前仍有很多需要回答的问题和需要解决的事项。此类问题和事项涉及麻醉专业人员行为和期望的改变:

  • 安全文化:麻醉专业人员必须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所有医疗护理机构和人员都能表达自己对患者安全的观点。关于“船长”的理念已经属于过去,麻醉专业人员必须愿意密切合作,坚定地建立一种“人人均可为确保患者安全做贡献”的文化。
  • 明确沟通:无法有效沟通是导致大多数医疗安全不良事件的一个主要因素。麻醉专业人员必须带头改善围手术期沟通,包括确保在围手术期内的过渡期间做好患者交接工作。
  • 倡导患者安全:麻醉专业人员必须能够发现改善患者安全的机会,并倡导自身所在的专业组织和当地机构采取行动。例如,我们知道,提高监控力度可降低术后阿片类药物诱发患者出现通气功能障碍的风险,但是,我们并未能以持续、有效的方式倡导相关机构为解决这一潜在灾难性问题而制定全国或本地实践指南。我们并未提出一个具有说服力且前后一致的方案来推动行业和政府机构开发危险程度较低的镇痛药、提高对患者通气功能进行监控的水平。个别机构和个人的确为此付出过努力,但并未制定出协同策略。
  • 自我完善:麻醉专业人员需要榜样的引领。我们的某些日常操作模式可能导致患者受到伤害。David Birnbach 博士和 Richard Prielipp 在美国麻醉医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2017 年年会期间担任 APSF 专家组领导,该专家组致力于研究术中期间麻醉专业人员产生的影响和可能发生的感染蔓延。 遵循最优围手术期感染控制操作规程有助于提高患者安全水平。我们可造成围手术期感染……,采用较好的操作规程可减轻这一问题。我们必须追求持续改善。我们的骄傲自满会导致患者受到伤害。

在过去几十年里,APSF 主要关注美国境内的相关研究。APSF 的关注重点一直在发生变化,致力于追求我们的创会使命,进而增进关于患者安全理念的国际交流。到 2018 年年底,我们将推出多种语言版本的 APSF Newsletter。APSF 网站(apsf.org)将提供Newsletter 译文和翻译过的患者安全相关视频,增进全世界范围内大约 350,000 名麻醉专业人员之间的交流。确保麻醉病人安全是我们的共同使命。

在未来几年内,APSF 将更加关注各种围手术期安全问题,大力提倡患者安全,即使这个研究课题并不流行。对于患者来说,……对于我们的专业来说,这么做是正确的。

Mark Warner 目前是 APSF 主席,并且是位于梅奥医学中心(Mayo Clinic,Rochester, MN. )麻醉学科的“Annenberg 教授”。


关于本文内容,Warner 没有需要披露的信息。